当前位置: 首页> 幼升小

陈忠实先生三年祭 发布时间:2020-05-07

  □ 张书省

  小时候在农村就听老人说,“人死了,〣快得太!”这话记了一辈子,但真正感到“快得太”,是陈忠实先生去世眨眼间就三年了!说快得太,说眨眼间,因为总感觉陈忠实先生似乎还在身边,总感觉先生是昨天才不在的,怎么一下子就三年了呢?

  对先生@的这种感觉,西安城里大概۩人多了去,绝不只是我一个人的私人情谊,因为先生的人品文品太高太伟岸太稀罕了,为当代国人秦人所公认了,太凤毛麟角般成为人们口中的传奇了!要说我夸大了,那你现在能举出第二个先生这样的人么?!先生是三年前的4月29日走的,文友和家人告知我时Θ,尽管已有预感,还是泪水止不住地朝出涌,这种哀伤的心痛,也只有父母去世时才有这种感觉○,也还有周总理去世那年还没起床时听到西大校园的广播喇叭播放哀乐,竟泪湿枕头……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初,我在西北大学留校任教几年后的一天,我去著作了《柳ↆ青的文学道路》的蒙万夫老师家里,见到了陈忠实先生正和蒙老师说话♠。老师介绍说这是陈忠∞实老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忠实先生,一个典型的农村公社干部的模样,土气、实在、缄默、不善谈。因为究竟生分,我说了事情之后就离开了。第二天在系上见到蒙老师,他直杠杠地说,不要看不起你陈老师,这可是个以∴后会了不起的大作家!我赶忙说我没有看不起的意思,我是不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说话。我后来回想,老师是把我当成他的同事,当成主人看的,人家是客人呀!而我不仅没有热情招呼人家,反觉得人家没热情,真是我失礼了!

  后来和先生熟了,曾述及初次相见之时,我说蒙老师批评我了,是我失礼了,先生哈哈一笑,我跟你就不认识么,失啥礼呢!

 ♥ 到电视台当了记者当了编辑特别是做了新闻主管之后,出于自己的Ж文学情结,也深觉电视新闻对╭╮这方面报道Υ不够,也就加大了对全省文学活动的报道。到九十年代后期,我突然获得了陕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编辑奖,我和作协同志谈及,他们说这是陈主席坚持要颁发给你的,说你是咱作协·。难得的好朋з友!后来有一次和先生谝热了,我提及此事,先生明言,这奖就是颁给你的。在你来之前,我们作协的活动上个电视新闻难死了,报纸上能发半个版,电视连个简讯也☆看不到。东大↕街画廊办个画展,没名У气的碎碎个事,你电视哧溜就报道了,怪得很!

  我赶忙说,电视新闻往往▧前头时政新闻太重太沉太严肃,想在后头轻松一点,画展就报道得有点多。我知道文学是条大战线,我们有意识强化这方面报道……先生说,对嘛!所以你是咱作协的好朋友嘛!有啥活动,Ю我说你们去找书省,记者很快就来了┛。这次是省政府颁的奖,你台里还说要换个人,我说换个人这奖就没了,你们还有谁能负得起这个奖呢!

 ≒ 其实,当时在我们这些记者业务人员看得重的,首是中国新闻奖,次是陕西新闻奖,这是正宗的行内业务奖项,我们记者编¤辑都把这些奖看得很认真,却并不太把这政府的编辑奖看重。而陈忠实先生的认真,让我看到了他把文▐学事业看得└何等崇高何等高尚!他对给文学事业出力的人又多么看重多么热情!★我获奖时并没有为这个奖感动,当时却被先生的真诚深深感动了!

  以后和先生无话不说,情谊笃深,他的儿子又成了我的部下,更是话题多多,言无不尽了。退休后时间多了,一两个月不见ρ就浑身不自在,我也就成了他在南郊书房的常客,亲眼目睹了他身边那些许碎事。

  我隔一段就会带几本书去请先生签名,少则两三本,多则七八本,多了就觉得给先生添麻烦,他看出来了,就说这是啥事嘛,读者看得起你,高兴啊!说上帝,过分了,总是๑好朋友呀!人交人,心交心啊!

  一次刚进门就听他打电话,让司机把一个装了钱的信封送到市北郊的某地方去。说是让◣他给写了个序言,人家留了╥一万块钱就走了,赶都赶不上。我说这也是劳动所得,又是人家一片心意嘛!先生说,那⺌不行。就写几句话嘛,都是朋友咋能收人家钱呢!

  前多年书画市场水涨船高,名人字画价格更是噌噌噌地往上飙,我几次劝先生把他的书法价格往上提点,我说“别人都好几万了,今年又涨了一万,你咋也提到一万块钱嘛!别让人家把咱的书法瞧不起!&r★dquo;

  先生严肃了,“你咋老说嘛,别再说了,我说过多少遍咱那算啥书法嘛,就是写个大字嘛。一会就写一■张,就几千块钱,农民辛苦一年才能挣多钱?凭啥嘛!⿹够意思的了,还提啥价呢!别再说提价的事了!”

  当年,我在报纸上发了篇《倔友陈忠实》,他看到了,正过年,给我打电话,说要给我写一幅八尺的字。我赶忙回绝,我说你的书法四尺都几千◈块,我可承担不起这么贵重的礼σ物。

  先生说,“又来了不是?啥书法嘛,说多少遍了,咱那卐就是个大字嘛!啥时练过书法嘛!就是幅咱写的大字∽!也没啥谢承你嘛……”

  我多次去先生书房,在大案桌上看先生写字,看墙角椅子上一厚撂四尺写好的作品,从没见过有八尺的纸,八尺的书⿴作。可没过正月十五,我就收到了先生书写唐诗的八尺之作。

  如果说,先生的《白鹿原》是枕头之作,是史诗之作,而先生的人品更是超乎文品的难得高品!世人的眼睛是很厉害的,这在先生去世的三年前那几天是再也明确不过了。我是4月30日在省作协大院先生吊唁▫仪式的第一天一大早就到现场的,时任省委书记和省长等领导来了,年已近九十岁高龄的省委老书记张勃兴一$个人也来了,干部职工市民们来了,农民小学生红╫领巾也来了,文艺界的名流大腕们来了,普普通通不认识也没见过先生一面的人都来了,作协机关同志↙后来说,能预料先生▓名气大来人多,但没想到先生人气这么旺来人这么多……

  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的那一天,一两万人蜂拥到公墓现场,连大门外公路上都挤满了人,公墓工作人员直呼史无前例&hell〨ip;…┙

  先生去世的那一周,乃至那一两个月,街谈巷议的是《白鹿原》,有口皆碑的是陈忠实!任何一个场合,随便Ф一个角落,路人耳中所闻的皆是先生和他的大作,再大的世界风云国家大事在那一阵子似乎都变小了!不是么?

  三年了,三年很长又很短,秦地秦人把逝者的三年看得极为隆重。今天当我们回顾三年前那段悲痛的日子时,陈忠实先生那伟岸的身躯,那木刻般的面庞,那额上深深的皱纹,那深邃得可以洞察古今的眼神,又一次活泛在我们的眼前了!

  过三年凭吊陈忠实先生英魂千秋,看后世遗传白鹿原大作经典万代ё-!

微赚团队是真的假的_为什么倍投盈利有限_为什么服务行业最吃香 2019-2022版权所有